全部
  • 默认栏目
  • (520)

魏晋七贤之嵇康与儿子的殊途同归

魏晋七贤之嵇康与儿子的殊途同归 魏晋七贤中的嵇康,出身贵族,是曹操的侄孙女婿。其时,曹操虽死,但余威尚在,如果循着这层关系去爬官,去过锦衣玉食的官宦生活,这对于嵇康来说,确实太容易了。但嵇康却采取了一种“反叛”的姿态,与其他名士一起,发起了一场不与当局合作的运动。不但不去政府当“公务员”,就连“国营企业”也不进,只是在洛阳郊外开了个“铁匠铺”,当起了“个体户”。当“个体户”本无所谓,自己管自己,自己的事情自己...

  • 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11.15 08:28

名姓已光青史上,壁间容貌任尘昏

名姓已光青史上,壁间容貌任尘昏 提到安徽滁州琅琊山,马上让人想到欧阳修,因为,那篇《醉翁亭记》流传千古,已深入人心了。然而,你知道吗?琅琊山不仅有欧阳修,还有王禹偁。琅琊山,确实像欧阳修写的那样,群山连绵,郁郁葱葱,水声潺潺。在书有“千年醉翁亭”五个大字的巨石后面,有溪水,自山间流来,溪南侧有两泉,左右并列,周围用石块砌成两个方池的上方,有清康熙朝滁州知州王赐魁题的“让泉”的碑刻,这就是欧阳修《醉翁亭...

  • 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11.14 08:26

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吏是如何攀上高高在上的皇后的

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吏是如何攀上高高在上的皇后的 这是一个真实的,史上最荒唐、最离谱的艳遇故事。它之所以真实,是因为它记录于《二十四史》之《晋书》中。它之所以荒唐离谱,是因为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吏,居然高攀上了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后。这个发生在晋惠帝皇宫中的艳事,就是这样被正史记载,而流传于后世的。这究竟一个什么样荒唐离谱的艳遇故事呢?下文把《晋书》中的记载重述如下:洛阳南城有一个在公安局工作的小衙役(无名无...

  • 4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11.13 08:28

西施故里民间传承下来的三大“定情信物”

西施故里民间传承下来的三大“定情信物” 西施故里——诸暨民间传承下三大“定情信物”:即出自姑娘巧手的“麦草扇”、“棉布鞋”、“大脚布”。它们虽无红玫瑰的艳丽与浪漫,却曾醉倒过多少年轻小伙子。信物之一:麦草扇诸暨民间素有编织麦草扇的习俗,民间相传这一风俗跟那位西施美女有关。每年大麦收割后,勤劳手巧的女子们就忙着选剪细长白净的麦草顶节,整理成束,经淘米水浸洗、煮蒸、漂洒等工序,使麦草变得既白又韧。逢雨天或空暇时,...

  • 2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11.12 08:24

北魏政权从这个女婴皇帝开始就动荡不安了

北魏政权从这个女婴皇帝开始就动荡不安了 北魏元姑娘登帝位,受朝拜。可是,仅一天就被废黜,后来不知所踪,但她确实当过皇帝。元姑娘不仅是女皇,而且是比武则天早一百五十多年的女皇,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女皇帝。元姑娘,北魏孝明帝元诩之女,生母为元诩最宠爱的嫔妃潘外怜,祖母为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胡太后,也就是灵太后。元诩一生仅此一女。这祖孙三代,如果生于一个普通家庭,少不了些天伦之乐;然而,他们生在帝王之家,无...

  • 2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11.11 08:20

北魏太监宗爱封王后,引起了拓跋政权政治上的一次大地震

北魏太监宗爱封王后,引起了拓跋政权政治上的一次大地震 宦官,作为刑余之人,身体有残缺,灵魂遭扭曲,少了男欢女爱的本钱,人生所剩快事也就只有,口舌上吃香喝辣,政治上呼风唤雨了。所以,他们对金钱和权势有着强烈的追逐心。其实,宦官靠着给皇室服务这点优势,捞取点油水,倒也无伤大局;可一旦染指权力,左右朝政,那这个王朝必遭劫难。唐朝的太监李辅国封王,虽属明升暗降,但皇帝和宦官由此互为水火,揭开唐朝“阉宦之祸”...

  • 5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11.10 08:40

两个才华横溢命运相似的亡国之君

两个才华横溢命运相似的亡国之君 李煜与赵佶两人学养深厚,才华横溢,堪称文采风流、难分伯仲的艺坛“双子星”,是中国古代皇帝群体中,具有同样天赋异禀的艺术大师。人事代谢,往来古今,江山易主、王朝更迭,其中,以南唐的李煜、北宋的赵佶遭遇最让人唏嘘。这二位帝王的脾气秉性、兴趣爱好和命运结局,何其相似。李煜,精书法,善绘画,通音律,对写诗和作文均有很深造诣,其中,词的成就最高,被称为“千古词帝”,对后世的影响颇...

  • 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11.09 08:27

晋惠帝的白痴是让住宫殿食肉糜的实践闹出来的

晋惠帝的白痴是让住宫殿食肉糜的实践闹出来的 说到晋惠帝司马衷,没有人不认为他是一个弱智的“白痴”皇帝。而人们对他“白痴”的认定,又主要是基于两件事情。一件事是:有一次,司马衷带着一群太监在御花园里玩。突然间,园中池塘边的草丛里,响起了一阵蛤蟆的叫声,司马衷环顾左右问:“这些小东西是在为官家鸣,还是在为私人鸣呢?”(《晋书.孝惠帝》:“此鸣者为官乎,私乎?”),太监们面面相觑,不知道问这话是什么意思。还是其中...

  • 7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11.08 08:28

“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也!”这句名言是谁说的?

“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也!”这句名言是谁说的? “伤哉龙受困,不能跃深渊。上不飞天汉,下不见于田。蟠居于井底,鳅鳝舞其前。藏牙伏爪甲,嗟我亦同然!”这首《潜龙诗》的作者曹髦,是曹魏第四任皇帝。甘露四年(公元259年)正月,曹魏宁陵(今属河南商丘)地界的水井中出现两条黄龙,群臣认为,这一异象是天降吉祥之兆,纷纷奏贺,而曹髦却认为“龙者,君德也,上不在天,下不在田,而数屈于井,非嘉兆也”(见《资治通鉴》)。在曹...

  • 3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11.07 08:26

从《妆靓仕女图》看古代女子如何化妆

从《妆靓仕女图》看古代女子如何化妆 多年前在新疆旅游,放眼望去,旷野上大片大片盛开的红花。正值采摘的季节,裹着头巾的妇女在燃烧的土地上忙碌着。这就是晋代的张华在《博物志》中提到的红花,他说中原的红花自“张骞得种于西域”,可见它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收获。新疆人说:红花不仅是上佳的药材和织物染料,还是化妆品中的染色剂,譬如,用于口红和胭脂。在新疆,还有一种叫做“奥斯曼”的草本植物,人们用它的汁液来染眉,据说...

  • 4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11.06 08: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