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小吏哪来那么多钱仗义疏财?
2018-09-07 08:32:23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一个小吏哪来那么多钱仗义疏财?

在四大名著中,最能反映当时社会生活的作品应该是《水浒传》。《水浒传》表面上是在讲梁山好汉造反的故事,实际上是在讲宋朝时期中下层官吏的故事,因此对于宋朝基层政治生态有着清晰的描绘。

透过《水浒传》来研究宋朝的基层政治,会得出结论:所谓的梁山好汉反贪官的故事,不过是污吏反贪官的故事,所以,污吏们的志向就是“早早招安,博得个封妻荫子”。换句话说,就是想从污吏进阶到贪官。

郓城知县名叫时文彬,施耐庵在《水浒传》中对他的评语是:“为官清正,作事廉明。每怀恻隐之心,常有仁慈之念。争田夺地,辩曲直而后施行;斗殴相争,分轻重方才决断。闲暇抚琴会客,也应分理民情。虽然县治宰臣官,果是一方民父母。”评价还是蛮高的,基本上是清官的意思。

按照宋朝官制,县一级官员是级别最低的官员,下面是没有镇长乡长之类的。尽管级别低,但好歹也是县太爷,而且也算进了体系之内,今后还有升迁的机会。时文彬大致是个没有什么背景的人,要混上去,就要靠政绩说话了。所以,不敢胡来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

宋代实行地方官员任职回避制,县太爷都是外地人。俗话说,强龙难压地头蛇,所以,县太爷通常会很倚重手下的文武吏。而吏基本上都是本地人,他们都算临聘人员,没有正式编制。而且,宋朝的规矩,吏是很难转为官的,也就是临聘员工要进入体制是很困难的。因此,吏在政治上没什么前途。

也正因为如此,吏往往比官更狠辣也更现实,能捞一笔是一笔。而且,吏也更容易形成利益圈子,互相帮衬。通常的模式下,官吏往往会沆瀣一气,勾结起来,鱼肉百姓。

郓城县文武班子是这样的:文的方面,以押司宋江为首;武的方面,是两个都头朱仝和雷横。押司,类似于办事员或者秘书,干的活是起草文件、迎来送往等等,总之,就是为县太爷服务。如果对照现代,宋江的角色基本上等于是县办主任。都头朱仝和雷横,也就是县公安局长这样的角色。

时文彬治理郓城县,基本上就靠着这三个人了。

宋江是本地宋家庄人,父亲和弟弟都在乡下务农,宋江一人在城里当押司。时文彬来的时候,宋江已经年过三十,可还是光棍一个。在那年头,这岁数还是光棍的就算奇葩了。不过,对于宋江这个职业来说,这就很正常。

原来,在宋朝当官容易,就算犯了罪,可以用官职抵,一般情况就是派到边远地区当官。可是,吏不一样,吏本来就是临时工,临时工是当替罪羊的最佳人选。一旦出事,吏是第一个倒霉的,判刑、砍脑袋都属正常。所以,大凡当吏的,第一件事,就是去县里开一个“断绝家庭关系”的公证书,以免以后连累家人;第二件事,就是不要结婚,等到钱贪污得差不多了,辞职不干,平安上岸,再娶老婆生孩子。

所以,不仅宋江没结婚,朱仝和雷横也没结婚,这也是梁山好汉光棍多的原因。

关于这一点,《水浒传》上有记述:“宋时,为官容易,做吏最难。为甚的为官容易?皆因那时朝廷奸臣当道,谗佞专权,非亲不用,非财不取。为甚做吏最难?那时做押司的但犯罪责,轻则刺配远恶军州,重则抄扎家产,结果了残生性命。又恐连累父母,教爹娘告了忤逆,出了籍,各户另居,官给执凭公文存照,不相来往,却做家私在屋里。”

话归正题,却说这个宋江有两大特点。第一个特点,叫做“刀笔精通,吏道纯熟。”“刀笔精通”好说,算是干这行的基本素养。这“吏道纯熟”就不一样了,做吏的人多了,可能懂得其中的“道”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。

什么是“吏道”?所谓“吏道”,其实就是上面要伺候好,中间要招呼好,下面要忽悠好。说白了,对上级要会逢迎,投其所好,察言观色;对同僚要懂得结交,八面玲珑,谁也不得罪;对下面的百姓要能忽悠,该瞒的瞒该骗的骗。总之,就是欺上瞒下,上下其手,左右逢源,笑里藏刀等等,在官场能够如鱼得水。

宋江的“吏道”到了纯熟的地步,其结果就是县太爷喜欢他,对他放心,两人关系“最好”;同僚也喜欢他,愿意和他合作;江湖上也喜欢他,认为他够哥们讲义气。有了这样的情商,宋主任对付江湖上的那些武夫、穷知识分子、土财主和社会闲散人员,简直是如鱼得水。所以,后来上了梁山,林冲、吴用、卢俊义和李逵这些人都被轻易收服。

可是,职业习惯一旦形成,就很难改。譬如,宋主任平时点头哈腰惯了,特别是看到上级机关来的官员,往往是“纳头便拜”,极度逢迎。当了强盗之后,这一点还经常自然流露。但凡捉了官军头领,宋江通常都要扶上座位,纳头便拜。这倒不是做作,而是习惯。平时在县里,见到州里来的官员都哆嗦,何况中央派来的。整部《水浒》,下跪次数最多的就是宋主任,就连捉了呼延灼的副将彭杞,竟然也要“纳头便拜”。

宋主任这辈子最怕的就是县太爷,所以李逵在寿张县大闹县衙并且穿着县太爷的官服回来的时候,众人大笑,只有宋主任骂道:“你这厮也忒大胆!”想来,若是梁山好汉中有一个是县太爷出身,宋主任就坐不上头把交椅了。

如果说“吏道纯熟”还在业务范围之内,那么宋江的第二个特点就令人瞠目结舌了。

施耐庵在《水浒传》中这样描述宋江:“但有人来投奔他的,若高若低,无有不纳。便留在庄上馆谷,终日追陪,并无厌倦。若要起身,尽力资助。端的是挥霍,视金似土。人问他求钱物,亦不推托。且好做方便。每每排难解纷,只是周全人性命。如常散施棺材药饵,济人贫苦,周人之急,扶人之困。以此山东、河北闻名,都称他做及时雨。”

好一个仗义疏财,扶危济困的英雄形象。挥金如土还好说,可是钱从哪儿来呢?

宋江本人不过是个县衙里的临时工,那年头,别说临时工,就是县太爷的薪水也没多少,所以,宋江当押司挣的那几个钱,连自己泡妞都不够。宋江的父亲兄弟都在乡下务农,能挣多少?那年头还没有彩票之类的东西,钱从哪儿来呢?

看了下篇的夺取生辰纲就知道了,原来,钱的来源与宋江罩着郓城的黑社会老大晁盖有关。

(本篇完)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