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以说,他的一生,是很孤独的
2020-10-18 08:16:13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所以说,他的一生,是很孤独的

为了震慑百官,朱翊钧决定清算张居正,他觉得,没哪件事能比这件更能树立自己的威望了。抄冯保的家,得来的大笔财富,就已经狠狠的刺激了朱翊钧。之前,辽王因为张居正被废为庶人,庶人妃上疏辩冤,称辽王家里金宝万计,都被抄到张居正家里去了。官员们也奏称,张居正与冯保勾结多年,如果抄了张居正的家,也会得到跟冯保同样多的财富。

为了不让财富被转移,荆州府、江陵县提前将张家封门,等半个月后,抄家的队伍到的时候,张家因为没有食物供应,已经饿死了十几个人了。

搜检拷问之下,张居正家里兄弟,子嗣,亲族所有的财富全部搜刮出来,一共抄出来十万两银子,一万两黄金。这个数目,实在无法用来构陷张居正。为了要榨出根本不存在的一百万两银子,拷问不得不从严从重,继续进行。张居正的儿子们都是读书人,何曾遭过这等罪,长子张敬修,被逼供寄银曾省吾、王篆、作舟三家,共银三十万两,然后自杀身亡,临死写下血书控诉这些“追赃”的官员。张懋修投井不死、绝食又不死,好歹留住了一条性命。张允修因父死丁忧,也失去了考取功名的机会。

张敬修的死,对朝廷震动很大,内阁和六部都上疏请求宽免。朱翊钧也玩不下去了,下诏,留空宅一所,田十顷,赡养张居正的母亲。

到了崇祯十七年(公元1644年),张献忠派手下请张允修出来做官。张允修不仅没答应,反而在家里自杀了。

清兵入关以后,攻下了广州、全州。当时,留守桂林的大学士瞿式耜不肯走,全城已经全部逃了,就他一个人坐在家里,部将戚良勋最后请他赶紧上马逃走,反而被骂走。这时候,张居正的曾孙,当时的总督张同敞从灵川来了,瞿式耜说,我是留守的,当与城共存亡,你没有守土的责任,又是来干嘛的?张同敞说,古人以独为君子为耻辱,你有理由不允许我跟你一起死吗?瞿式耜很高兴,就陪他一起喝酒,到晚上,清军定南王孔有德来了,也不生他们的气,说不杀忠臣让他们投降。他俩当然不从,于是,被关在两间小屋子,两屋可以互相说话,两人一起关了四十多天,写了一百多首诗。最后,两人一起从容赴死。

张居正之后,朱翊钧还是很认真的当了几年皇帝的。上朝、经筵也不间断,甚至还格外的进行阅兵,步祷郊祀,勤政得不得了。

万历十四年(公元1586年)秋天,朱翊钧以腿疾为由,就开始请假翘班了。腿病跟懒病一起发作,这一罢工,就是长达三十多年的怠政不上朝。

明朝,再也没有第二个张居正了。

张居正的一生,很独行特立。年纪很小的时候,就因为他的优秀被拿来对比辽王朱宪节,间接导致他的爷爷之死。年青的时候,混迹于与他年龄不相符的翰林院之间,可能只有他的恩师徐阶才了解他。高拱本来可以跟他成为好朋友,却最终也没原谅他。他的思想领先于那一代人,所以,不被绝大多数人理解,他的弟子不能,他的同僚不能,甚至一向重用他的万历皇帝,对于他的锐意改革,也不是很理解。

所以说,张居正的一生,是很孤独的。

黄仁宇先生曾对张居正写过一个评价,称:“张居正的不在人间,使我们这个庞大的帝国失去重心,步伐不稳,最终失足而坠入深渊。它正在慢慢地陷于一个‘宪法危机’之中。在开始的时候,这种危机还令人难于理解,随着岁月的流逝,政事的每下愈况,才真相大白,但是,恢复正常步伐的机会却已经一去而不复返了。”

其实,万历皇帝的腿病是真的有,他跟大臣们多次提到,后来,定陵挖出来他的尸骨,也证明这一点。

(本篇完)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