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何张飞的两个女儿都成了刘后主的皇后?
2018-10-11 08:24:58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为何张飞的两个女儿都成了 刘后主的皇后?

后主刘禅,三国时期风云人物刘备的儿子,蜀汉政权的第二位皇帝,也是蜀汉的亡国皇帝。史载,刘备是汉景帝的儿子中山靖王刘胜的后代。虽出身布衣,但素有大志,专好结交天下英雄,以“仁德闻名天下”,一生戎马征战,最后奠定了与魏、吴鼎足而立的蜀汉政权,用曹操谋士荀彧的话说:“刘备,英雄也!”《三国志》对刘备的评价:“弘毅宽寞,知人待士,有高祖之风,英雄之器焉。”

作为刘备的正宗嫡传,刘禅不仅有着“高祖后裔”的正统和高贵的血统,有父亲留给他“高祖因之以成帝业”的“天府之国”之益州万里河山;还有一位“鞠躬尽瘁死而后已”对他呕心沥血辅佐的相父;正所谓“天时”、“地利”、“人和”三者同时幸运的砸到了刘禅的头上。从政治上讲,刘禅可以说是三国时期最幸运的皇帝。作为刘备的儿子,如果刘禅能够继承了刘备“英雄之器”的十分之一,也不会昏庸到做亡国之君的地步,那么,刘禅为何会昏庸如此呢?有人认为,就是刘禅后期自暴自弃所致。至于刘禅为何会自暴自弃,这就要从他两段不爽的婚姻说起。

《三国志》《三国志·二主妃子》记载:“后主敬哀皇后,车骑将军张飞长女也。章武元年,纳为太子妃。建兴元年,立为皇后。十五年薨,葬南陵。后主张皇后,前后敬哀之妹也。建兴十五年,入为贵人。延熙元年春正月,策曰:‘联统承大业,君临天下,奉郊庙社稷。今以贵人为皇后。’”

在《三国演义》中是这样讲述这段婚姻的:“时后主未立皇后,孔明与群臣上言曰:‘故车骑将军张飞之女甚贤,年十七岁,可纳为正宫皇后。’后主即纳之。”从以上史料和演义中得知,刘禅所立的皇后中,有两位都是张飞的女儿。张飞在成为三国时期最牛的“国丈爷”的同时,也造成了刘禅的两次不爽婚姻。

古代皇帝立皇后最起码的标准是模样和性格兼备,只有这样才能“母仪天下”。而张飞的两个女儿决不会都是模样和性格两者“兼而有之”。先说模样,张飞“形貌异常”,“身长八尺,豹头环眼,燕颔虎须,声若巨雷,势如奔马。”按照基因遗传中“女生像父,男生像母”的这样一个普遍规律,一般女孩子长得像父亲的几率比较大,所以,张飞的女儿决不会是“倾国倾城”的天姿绝色。再说性格,张飞的性格上是有很大缺陷的,脾气也异常暴躁,常常喜欢饮酒至大醉,又喜欢酒后鞭挝健儿。很难想象,像张飞这样的父亲能够“言传身教”出性格多么好的女儿来。所以,史料中对张飞大女儿模样和性格的记载都一笔带过,只是交代她“甚贤”,与刘禅同岁。至于张飞小女儿的模样和性格干脆只字不提。

而刘禅之父刘备,原本就是个好色之徒,从在东吴与孙权的妹妹结婚后“乐不思荆州”一事上,就可以看的出来。那么,作为刘备独子的刘禅,在色的问题上很可能会“青出于蓝”,比父亲“有过之而无不及”,这是人之常情。从小看着刘禅长大的相父诸葛亮,对这一点也一定很有认识。所以,在刘禅的婚姻大事上,诸葛亮可谓用心良苦,绞尽脑汁。诸葛亮希望刘禅能像自己找配偶一样,找一个与刘氏集团荣辱相关、休戚与共,同时,又有才能的女人作为皇后,全心投入到“治国、平天下”的工作中去,以实现刘备的遗志。相传诸葛亮的老婆和张飞的女儿都非常丑陋。诸葛亮按照自己的审美眼光,一眼就看中了张飞的女儿,并把自己的这种审美观强加给刘禅,起初,刘禅是一百个不愿意。但相父诸葛亮却认为好,刘禅是有苦说不出,只好违心的接受。

与这样一位模样不俊、性格不温的皇后朝夕相处,对于公子哥似的刘禅来说,在精神上和生理上无疑都是一种折磨,甚至痛苦不堪。这种不爽婚姻的打击,对一个男人特别是对于一个情窦初开,渴望着人生幸福,年仅十七岁的小男人刘禅来说,身心上折磨无疑是巨大的。与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共同生活,名为“同床共枕”,实则“同床异梦”,刘禅丝毫感受不到婚姻带给他的幸福和激情,只能倒在床上辗转反侧,夜不能寐。刘禅不得不生活在不幸婚姻的阴影之中,没有了奋斗的欲望,没有了创业的雄心,同时,身为相父的诸葛亮又特别能干,无论大小事情都喜欢一个人说了算,刘禅无所事事,整日在痛苦中愁闷,在无聊中颓废,所以,自暴自弃成了他的最终选择。

从婚姻的不爽这一点上来看,刘禅可以说是一个苦命人。那么,谁是刘禅婚姻悲剧的导演者呢?答案很明显,我们来看《三国演义》中的这一段话:“时后主未立皇后,孔明与群臣上言曰:‘故车骑将军张飞之女甚贤,年十七岁,可纳为正宫皇后。’”为什么要把孔明和群臣分开写呢,这充分说明了这个提案的主要提议人,就是刘禅那位可敬的相父,而其他群臣只是纷纷附议。于是,达成共识,一起把刘禅推进了这个不幸婚姻的火坑,强奸了刘禅的审美观点,断送了刘禅的情感幸福。由于有相父的强力干预和全力撑腰,不幸的刘禅在这场不幸的婚姻生活中只好忍气吞声,而且一忍就是十五年。但不管怎么说,在这十五年里,在张飞大女儿的“管理监督”下,刘禅作为一国之君还算是称职的,最起码没有大的执政失误,也没有制造出什么“花边绯闻”来。

十五年之后,张皇后病死后,刘禅总算舒了一口气,以为“风雨过后是彩虹”,准备寻觅自己的真爱,过自己想要的幸福生活了。可是,就在这个时候,深得诸葛亮信任,大权在握的蒋琬,竟然自己作主,硬是将张飞的小女儿又弄到宫中,从政治的高度“强迫”刘禅纳为贵人,不久又立为了皇后。对于这种令刘禅不爽的婚姻安排,让刘禅又进入了噩梦。无奈之余,刘禅也只有感叹苍天,为何对自己如此不公,为何自己的命运如此不济。

张飞的小女儿,由于没有了诸葛亮的撑腰,也没有像她姐姐能管得住老公的本领和威信。所以,此后刘禅就变的有些不正经了。几年以后,蒋琬也死了,再也没有人敢那么“关心”他、“爱护”他了。再者,刘禅自己年龄也大了,心理也成熟了,也不需要别人的“谆谆教导”了,是该自己说了算的时候了,憋了二十多年的欲火,早已蠢蠢欲动,也该是迸发的时候了。刘禅换了个活法,把曾经因为不爽的婚姻所失去和耽误的东西弥补回来,尽情享受,以致于后来刘禅“在成都,听信宦官黄皓之言,又溺于酒色,不理朝政”,甚至“长缨出墙”,把臣下刘琰的老婆胡氏关在宫里私通,给下属带上了一顶“超级绿帽子”,一时间把整个朝野搞的乌烟瘴气,一塌糊涂,最后只落得国破家亡。

“家和万事兴”,自古以来就是一句至理名言。一个男人如果对自己的婚姻十分不爽,对婚姻对象没有感觉,没有激情。但为了遵从长辈意见,又不得不委屈求全,这样,只会造成婚姻不和谐,家庭不幸福,甚至度日如年,又怎么会有心思去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呢?普通人如此,作为皇帝,更是如此。刘禅,这个极有条件继承父业,一统中原,恢复汉室,名垂青史的皇帝苗子,就是因为遭遇到了两次令他不爽的不幸婚姻,从而变得破罐子破摔,自暴自弃,以至一生浑浑噩噩,毫无建树,最后做了蜀汉政权的掘墓人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