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风很重要:良好的家风造就了传奇的邓绥
2018-04-28 08:28:03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
家风很重要:良好的家风造就了传奇的邓绥

汉安帝永初二年(公元108年)夏,东汉首都洛阳附近大旱,大旱就意味着来年的大饥荒,是非常严重事情。出现这种情况,古代统治者出于对上天的敬畏,首先会寻找自身有无得罪上天的事情。比如出现地震、山崩等自然灾害,丞相会主动引咎辞职。

出现旱灾,除皇帝会素服斋戒,向天祈雨外。还有一种认识:是有冤人的怨气感应了上天,以至天不下雨。于是,执政的邓太后亲自到洛阳了的监狱里,查看是否有人被无罪而冤枉。

  监狱中有一个囚徒,本来没有杀人,却因为熬不住官吏的严刑拷打,被迫承认自己杀了人。他是被抬到邓太后面前的,邓太后询问他有无冤情时,他因为担心说了未必管用,所以始终不敢说真话。太后见问不出冤情,就让人把他抬走,将要抬走时,这个囚犯向邓太后投来求助的目光。

  这一细微的动作被邓太后捕捉到了,她马上叫人把他抬回来,安慰他,终于,这个犯人说出了实情。太后大怒,当即命令将洛阳县令抓进监狱顶罪。

  说来也奇怪,冤案平反后,太后还未回到宫中,天就真下雨了。

  邓太后是汉和帝刘肇的第二任皇后,名邓绥,是刘秀的开国功臣中排第一名的太傅邓禹的孙女。邓禹当年说,我统帅百万之众,但从来没有乱杀过一个人,所以,我的后代中必有发达的人。

  话虽夸张,而且颇有宿命论观点。但却反映的是邓氏家族良好的门风与对子女的教育。邓禹或许不是东汉的第一名将,但却是刘秀手下将领中文化水平最高的,后人将他比作刘秀身边的张良。与张良相似,他本来为平定天下而跟从刘秀,功成后又不贪图胜利果实,同时约束自己的子孙,以至于邓家子弟大多谦和有礼,勤免王事,而邓绥的父亲邓训就是其中的一位。

邓训在历史上不太出名,他的事迹大约是这样的:他从小不喜欢读书,经常被喜欢读书的父亲邓禹责怪。但他怀却有远大理想,而且很得人心。邓训得人心的原因是因为他喜欢交朋友,并且不管他们是出自豪门还是寒门,都能诚心相待。朋友儿子到家里来,他对待这些人像自己儿子一样,有过错就操起棍子替他亲爹教训。

有一次,一个叫皮巡的太医陪同明帝到上林苑狩猎,因回来时晚了,就睡在皇宫殿门下。东汉太医院属于少府,首领是太医令,不过六百石的小官,而太医官职就更低。半夜时,寒冷的天气引发了他冻疮的疼痛,忍不住呻吟起来。这时候,郎官邓训,正在宫内值班,听到声音起来查看。皮巡就说想要点儿火烤烤背,邓训就帮他去找,但没有找到,回来后,竟然用口为皮巡吸吮脓血,并喊来一同值班的郎官交替为皮巡吸吮,天亮后,冻疮就痊愈了。邓训的当时的官职虽然不高,但肯定高于皮太医,最重要的是邓训出自威名赫赫的邓家,这个举动,足见邓训讲的是义气。

  汉章帝时,邓训以谒者身份出巡河道,当时朝廷想打通漕运,征发大量民夫疏通,大约受地理环境影响,虽然连年施工,花费大量金钱,牺牲了上千人,也未能成功。邓训到达后,考察地理环境,认为用驴车运输,反而会节省很多费用。所以,上书汉章帝,挽救了上千人的性命。

  随后,邓训又长期镇守汉朝北部边境。他任护乌桓校尉时,原来统率的黎阳大营的部下,纷纷带着妻儿随他迁到边疆。手下有个叫举国的小吏,知道邓训平常所用的药在西部边疆很少见,就从黎阳推车跑到洛阳,替邓训买了药,再绕道易县,载了一块青泥,千里送到邓训军营中。

  青泥是汉时流行的用来封文书与器皿口的东西。这两件东西都不是很值钱,也是举国这个邓训手下最穷的小吏,所能为邓训做的最大事情。“千里送鹅毛,礼轻人意重”。这份情义,可以由此折射的是邓训的为人。

  邓训随后又任护羌校尉,他恩威并施,成功平定羌人的叛乱。更重要的是,能让羌人能发自内心的感激与拥戴。史载:当时羌人有个风俗,认为病死是羞耻的事情,所以每到病重就拔刀自杀。因而邓训一听到有人病重,就派人将这些人抓起来,然后派人给他们治病,甚至亲自煮药,结果救活了很多人,羌人没有不感激的。

  和帝永元四年(公元92年),邓训死于护羌校尉官任,年五十三岁。他去世的消息传出后,属地的官吏、百姓以及周边少数民族每天来吊祭的达千人。当时,少数民族的风俗是父母死后不哭,而是骑马歌呼。邓训死后,他们如同自己的父母死了一样,骑马大喊,甚至有人用刀自割,并杀死自己的牲畜,说,邓使君死了,我们也死了算了。

他曾任护乌桓校尉时的属官和百姓,听到他的死讯后,纷纷奔往吊祭,以至万人空巷。

按说,这城里人突然走光了,是个严重事件,于是,有尽职的官员就扣留这些人不让走。并上报给时任护乌桓校尉徐伪。徐伪了解情况后,叹息到:这是个伟大的人啊。于是,命令属下放行。

  邓训所任的护乌桓校尉驻地大约在今天东北一带,而护羌校尉驻地大约在现在的青海省一带。

  邓训死的这年,邓太后大约十二岁。而这一年,也发生了很多大事。

  这一年是永元四年(公元92年),十四岁的汉和帝与十六岁的清河王刘庆,外加太监郑众,联手发动宫廷政变。趁窦宪还朝之机,关闭城门,抓捕窦氏党徒,逼窦太后还政。这是一个史家认为比后世的康熙擒鳌拜还要果决的事件。但却因为《后汉书》的轻描淡写,所以历史上并不出名。

(本篇完)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