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流文人当皇帝照旧过荒淫的生活
2018-05-08 08:51:24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风流文人当皇帝照旧过荒淫的生活

宋徽宗赵佶,历来被视为荒淫昏聩皇帝的典型。也有人说他是南唐后主李煜转世,是来向宋太宗讨债的。据说在赵佶降生之前,宋神宗曾到秘书省观看收藏的南唐后主李煜的画像,“见其人物俨雅,再三叹讶”,随后生下了赵佶,“生时梦李主来谒,所以文采风流,过李主百倍”。这种李煜转世讨债的传说固然不足为信,但在赵佶身上的确有李煜的影子。赵佶自幼爱好笔墨、丹青、骑马、射箭、蹴鞠,对奇花异石、飞禽走兽有着浓厚的兴趣,尤其在书法绘画方面,更是表现出非凡的天赋。

元符三年(公元1100年)正月,年仅二十五岁的宋哲宗驾崩,没留下子嗣。显然,皇帝只能从哲宗的兄弟中选择。神宗共有十四子,当时在世的有包括端王赵佶在内的五人。赵佶虽为神宗之子,却非嫡出,按照宗法制度,他并无资格继承皇位。

宋哲宗去世当天,向太后垂帘听政,哭着对执政大臣们说:“国家不幸,哲宗皇帝无子,天下事须早定。”宰相章惇当即提出,按照嫡庶礼法,当立哲宗同母弟简王赵似。不料向太后不同意。章惇只好改口说,若论长幼,那么当立年长的申王赵佖为帝,这两个建议都排除了端王赵佶。然而,向太后看中的恰恰是赵佶,并以神宗语驳斥道:“先帝尝言:端王有福寿,且仁孝,当立。”。赵佶并非向太后所生,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向太后坚持立赵佶为帝,这可能与赵佶在向太后心目中良好的印象有关。赵佶每天都到向太后住处请安,称得上是又聪明又孝顺的孩子,因此向太后偏爱他,并且不接受章惇的意见。她语气坚决地说:“老身无子,所有的皇子都是神宗的庶子,不应再有区别,简王排行十三,不可排在诸兄之前,而申王眼有疾病,也不便为君,所以还是立端王为好!”而章惇却认为:“端王轻佻,不可以君天下”。双方为此僵持不下,互不相让。关键时刻,知枢密院曾布首先附和太后之议,尚书左丞蔡卞、中书门下侍郎许将也相继表示赞同。要知道,这三个人平时与章惇都是沆瀣一气的,在这关键的时刻却出卖了他,章惇不再争辩。赵佶就这样被向太后、曾布、蔡卞等人推上了皇帝宝座,他就是宋徽宗。

赵佶生于元丰五年(公元1082年)十月十日,自幼养尊处优,逐渐养成了轻佻浪荡的性格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赵佶迷恋声色犬马,游戏踢球更是他的拿手好戏。赵佶身边有一名叫春兰的侍女,花容月貌,又精通文墨,是向太后特意送给他的,后来逐渐变成了他的玩物。但赵佶并不满足,他以亲王之尊,经常微服游幸青楼歌馆,寻花问柳,凡是京城中有名的妓女,几乎都与他有染,有时他还将喜欢的妓女乔装打扮带入王府中,长期据为己有。

与此同时,赵佶结交了一批与他臭味相投的朋友。他的挚友王诜,娶英宗之女魏国大长公主,封为驸马都尉。虽然公主温柔贤淑,尽心侍奉公婆,而王诜却偏偏宠爱小妾,使得小妾竟然多次顶撞公主。神宗为此曾两次将王诜贬官,但他仍不悔改,甚至在公主生病时,当着公主的面与小妾寻欢作乐。如此之人,却是赵佶的坐上宾,他们经常一起光顾京城内有名的妓馆“撷芳楼”。王诜藏有名画《蜀葵图》,但只有其中半幅,他时常在赵佶面前提及此事,遗憾之情溢于言表。赵佶便记于心,派人四处寻访,终于找到另外半幅画后,便把王诜手中的那半幅也要了过去。王诜以为酷爱书画的赵佶要收藏这幅画,哪知赵佶却将两半幅画裱成一幅完整的画送给了他。

赵佶对王诜如此大方,王诜自然投桃报李。有一次,赵佶在皇宫遇到王诜,恰巧因为忘带篦子,便向王诜借篦子梳头。王诜把篦子递给他。赵佶见王诜的篦子做得极为精美,爱不释手。王诜不失时机地说:“近日我做了两副篦子,有一副尚未用过,过会儿我派人给你送过去。”当晚,王诜便差府中小吏高俅去给赵佶送篦子。高俅到赵佶府中时,正逢赵佶在蹴鞠,高俅便在旁边观看等候。赵佶善蹴鞠,而高俅早年便是街头蹴鞠高手,精于此技。见到赵佶踢得好时,高俅大声喝彩。赵佶便招呼高俅对踢。高俅使出浑身解数,陪赵佶踢球。赵佶玩得非常尽兴,便吩咐仆人向王诜传话,说要将篦子和送篦子的小吏一同留下。从此,高俅日益受到赵佶的宠幸。后来,有些仆人跟赵佶讨赏,他居然说:“你们有他那样的脚吗?”赵佶之放浪形骸,可见一斑。

当上皇帝以后,宋徽宗禀性难移,无心于政务,继续过着糜烂生活。徽宗十七岁成婚,娶了德州刺史王藻之女,即位后,册王氏为皇后。王皇后相貌平平,生性俭约,不会取悦徽宗,虽为正宫,但并不得宠。此时,徽宗宠幸的是郑、王二贵妃,二妃本是向太后宫中的押班(内侍官名),生得眉清目秀,又善言辞。徽宗为藩王时,每到慈德宫请安,向太后总是命郑、王二人陪侍。二人小心谨慎,又善于奉承,颇得徽宗好感,时间一长,向太后有所觉察,及徽宗即位,便把二人赐给他。徽宗如愿以偿,甚为欢喜。据记载,郑氏“自入宫,好观书,章奏能自制,帝爱其才”。显而易见,郑氏不仅姿色出众,而且还能帮助徽宗处理奏章。因此,徽宗更偏爱郑氏。徽宗多次赐给郑氏情词艳曲,后来传出宫禁,广为流传。王皇后去世,徽宗于政和元年(公元1111年)册封郑氏为皇后。

除了郑、王二氏之外,受宠爱的还有二刘贵妃、乔贵妃、韦贵妃等人。刘贵妃,出身寒微,却花容月貌,入宫即得到赵佶宠幸,由才人连升七级而至贵妃。然而,好景不长,升贵妃后不久即去世。刘贵妃曾亲手在庭院中种植了几株芭蕉,她说:“等这些芭蕉长大,恐怕我也看不着了。”在旁的侍从闻听此言,慌忙上奏徽宗,宋徽宗起初并不在意。谁知过了两天,刘贵妃病重,等徽宗前去探视时,刘贵妃已撒手而逝了。徽宗悲痛不已,特加四字谥号“明达懿文”,将其生平事迹编成诗文,令乐府谱曲奏唱。

正当徽宗为此伤感时,内侍杨戬在徽宗面前夸耀另一刘氏有倾国倾城之貌,不亚于汉朝王昭君,宋徽宗便将其召入宫中。刘氏本是酒家之女,出身卑贱,但长得光艳风流。徽宗一见,魂不守舍,瞬间便将丧妃之痛遗忘殆尽。徽宗对刘氏大加宠爱,与她形影不离,若离了她,竟是食不甘味,夜不能寐。刘氏天资颖悟,善于逢迎徽宗。还极善涂饰,每制一衣,款式新颖,装扮起来胜似天仙。不但徽宗喜欢,就连京城内外也竞相仿效。在徽宗看来,刘氏回眸一笑,六宫粉黛尽无颜色。道士林灵素见刘氏如此得宠,便曲意奉承,称刘氏为“九华玉真安妃”,绘其像供奉于神霄帝君之左。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,刘氏渐渐风韵不再,生性轻佻浮浪的宋徽宗欲再觅新欢。

尽管后宫佳丽如云,但宋徽宗对她们的造作之态已感无味,便经常微服出宫,寻找刺激。

李师师本姓王,汴京人,是工匠之女,四岁丧父后,遂入娼籍李家,后来,竟成了名噪一时的京城名妓。她色艺双全,慷慨有侠名,号称“飞将军”。名冠京都的李师师,宋徽宗自然不会放过她。自政和以后,徽宗经常乘坐小轿子,带领数名侍从,微服出宫,到李师师的馆中过夜。

为了寻欢作乐,宋徽宗设立了行幸局,专门负责出行事宜。荒唐的是,行幸局的官员还帮助宋徽宗撒谎,如当日不上朝,就说徽宗有排档(宫中宴饮);次日未归,就传旨称有疮痍(染病)。天子不惜九五之尊,游幸于青楼妓馆,并非光彩之事,所以,宋徽宗总是小心翼翼,生怕被他人发现。其实,多数朝臣对此都心知肚明,但却不敢过问,致使宋徽宗更加放荡。

秘书省正字曹辅曾经挺身而出,上疏规谏徽宗应爱惜龙体,以免贻笑后人。宋徽宗听后,勃然大怒,立即命王黼等人处理此事。这些人自然领会皇帝的意思,以曹辅诬蔑天子之罪论处,徽宗当即将曹辅发配郴州。

章惇其人在宋史上名声并不好,但他对宋徽宗的评价可以说是识人之语。徽宗即位后,果真以他的实际行动,为章惇的话作了最好的注脚。章惇能预测到后果,却无法制止轻佻的端王当皇帝,这真是赵宋王朝的不幸。

(本篇完)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