励精图治亦好儒学:刘炟究竟是啥样的皇帝?
2018-02-07 10:24:44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励精图治亦好儒学:刘炟究竟是啥样的皇帝?

刘炟生于建武中元二年(公元57年),是汉明帝刘庄的第五个儿子,生母是贾贵人。永平三年(公元60年)二月十九日,刘炟被立为皇太子,时年三岁。刘炟年少宽容,爱好儒术,很受父亲汉明帝的器重。永平十八年(公元75年)八月初六日,汉明帝去世,刘炟即皇帝位,时年十九岁,是为汉章帝,尊嫡母皇后马氏(明德皇后)为皇太后。同年八月十六日,葬汉明帝于显节陵。十月初二日,大赦天下。

章和二年(公元88年)二月三十日,刘炟在章德前殿去世,时年三十一岁,谥号孝章皇帝,庙号肃宗。遗诏不起寝庙,一概依照安葬汉明帝的制度。同年三月十八日,刘炟被安葬于敬陵(今河南洛阳东南)。

政宽刑疏:史称,刘炟忠厚仁义,笃于亲系,其政令刑罚的确也是比较宽疏。譬如,依东汉制度,官员贪污要禁锢三世,即三代人都不准为官。刘炟废除这项制度。但是,刘炟对官员和贵族的赏赐,往往超过规定的限额,从而造成国家财政的困难,却把这些负担都转嫁到百姓头上。可见,刘炟之宽疏,并非完全建立在制度原则之上。

刘炟的一些政令刑罚,有时也并非建立在事实基础上,而是建立在灾祥谶纬之学上。建初元年(公元76年),兖、豫、徐等州发生严重的旱灾,赤地千里,饥民遍野。刘炟一方面调集国库粮食紧急救援饥饿中的百姓;一方面召集大臣商讨解决办法,按照当时人们流行的看法,水旱荒年是由于阴阳失调,而阴阳失调又与政事有关。司徒鲍昱痛陈时弊:“前几年治楚王刘英狱,抓人成百上千。这些人并不是都有罪,受牵连而坐狱的人恐怕有一半是冤枉的。那些判处徒刑的人远离家乡、骨肉分离,死了灵魂也不得安息。这就致使阴阳失调、水旱成灾。现在不如赦免这些刑徒,解除监禁,让其回家和亲人团聚,这样也许能致和气,使天降甘露、解除旱情,免除黎民百姓的痛苦。”尚书陈宠也上疏说:“治理国家大事就如调整琴瑟的弦一样,弦调得太紧就会崩断,刑罚太严也会激起人民的不满。建议陛下进一步宽缓刑罚。”刘炟听从他们的建议,大赦天下,宽缓刑罚。

禁除酷刑:刘炟在位期间,行宽厚之政,废除了以往一人犯谋逆等大罪,亲属皆受牵连的法令,改命罪人减刑迁到边境地区。批准尚书陈宠之议,除刑罚残酷的条文五十余条。禁盐、铁私煮、私铸。

注重选拔官吏,以得廉能之吏为政治清明的保证。打击豪强地主兼并土地,采取优惠政策募民垦荒,鼓励人口增殖,减轻徭役赋税。

提倡儒学:建初八年(公元83年),选高材生受学《左氏春秋》、《谷梁春秋》、《古文尚书》、《毛诗》。因经学家多分歧,集中诸卿、博士等于白虎观,讲议五经同异,并命班固将讨论结果整理成书,名为《白虎通德论》(又称《白虎通议》、《白虎通》),这部书,系统地吸收了阴阳五行和谶纬之学,形成今文经学派的主要论点,是继董仲舒以来儒家神秘主义哲学的进一步发展。

改革历法,始用李梵等所作的《四分历》。

维护丝路:汉明帝时,班超奉命出使西域,使西域诸部归服,中央政府在该地建立都护府。不过,该地仍是不断发生战乱,局势颇不平静。刘炟即位之初,边关再起纷乱,焉耆、龟兹、车师等联合北匈奴,攻打中央政府的军政驻地,形势颇为吃紧。汉章帝刘炟召群臣商议对策,众人皆欲暂缓,惟有司徒鲍显,力主马上增援。刘炟采纳鲍显的意见,派兵西进,解救了边关危机。

不过,对于是否继续经营西域,刘炟是举棋不定,大臣们也有争论。由于确实存在人力和物力上的困难,刘炟最终还是放弃了西域,诏令滞留西域的汉朝人员回国。

这时,班超住在疏勒国,也接到撤退的诏书,他收拾行装,备好马匹,准备返回久别的祖国。在西域生活多年,他有些依依不舍,西域人民也爱戴和尊敬他。听说班超要回国,疏勒国人民惊惶不安,因为班超对付匈奴有办法,班超一走,又要永无宁日了。疏勒都尉抽出长刀,满面流泪,对天长叹道:“汉朝使节弃我而去,我国必为匈奴所灭。与其后日死亡,不如今日魂随汉使,送其尔归!”说罢,即引刀自刎。

班超虽然也难舍难分,但王命在身,只好拨转东行。不久,到了于阗国,于阗人民拦道迎接班超,听说他要东归,都失声痛哭,就近的人们伏地抱着班超坐骑的马腿,不让他离开。班超无奈,只好留下来,同时上书刘炟,请求他留屯西域。刘炟同意了班超的请求。

班超在西域团结各族人民,有效地遏止了北匈奴的侵扰。西域各国除龟兹外,都愿意臣服大汉。建初六年(公元81年),班超在疏勒上书汉章帝,请求派兵支援,降服龟兹,实现“断匈奴右臂”的战略意图。刘炟支持了班超的计划,征集吏士前往。

斯时,有平陵人徐干自告奋勇到朝中上书,愿意立功异域。刘炟大喜,立即命令他为假司马,率领一千多人组成的远征军,西去驰援班超。在西域诸国中,乌孙最为强大,班超又请求汉章帝刘炟遣使慰问乌孙国王,刘炟同意派遣使臣前往乌孙。

乌孙国王非常高兴。建初八年(公元83年),乌孙派遣使者回访汉朝,表示友好。在西域,汉朝得到这样一个大国的支持,刘炟觉得非常称意。于是,他提升班超为将兵长史,授予他代表东汉政府在西域行事的权力。

由于同汉朝中央政府保持密切的联系,特别是由于乌孙的内附,使班超在西域的威望大增。西域诸国都愿意接受班超的节制,这样,就为以后的东汉政府再次打通同西域的密切交往铺平道路

刘炟即位后,励精图治,注重农桑,兴修水利,减轻徭役,衣食朴素,实行“与民休息”,并且“好儒术”,使得东汉的经济文化得到很大的发展。此时,思想活跃,政治清明,经济繁荣。

刘炟还两度派班超出使西域,使得西域地区重新称藩于汉。因为明、章两代,大体承继光武帝之施政方针,使文治武功都有很大的成就,故史称“明章之治”。

但由于过分抬高儒教,致使一些官员求虚丢实,开始腐败。而且刘炟过于放纵外戚,导致汉和帝时期外戚专权,种下日后外戚专权和宦官专政的远因。

总之,刘炟仍然是东汉早期数得着的一代明君。

(本篇完)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