奸臣高俅真如《水浒传》中描述的那样坏吗?
2018-06-12 09:12:07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奸臣高俅真如《水浒传》中描述的那样坏吗?

在施耐庵的小说《水浒传》中,高俅是作为十恶不赦的大奸臣而广为人知的。他以一市井小流氓的身份出场,因为具有很高的蹴鞠技巧,被喜爱蹴鞠的端王所赏识。在端王登基成为皇帝后,高俅便飞黄腾达,很快官至太尉。他陷害林冲,手段之毒辣,心计之精巧,让开卷不久的读者瞠目结舌! 一百二十回的《水浒全传》结束,一百零八条梁山好汉被高俅阴谋陷害几近死绝。

高俅,并不是《水浒传》虚构的,历史上确有其人。但真正的高俅,与《水浒传》中的描述相差甚远。据南宋王明清所著的《挥麈后录》记载,高俅,原本是苏轼的行走小史(《水浒传》中说是书童),他为人乖巧,擅长抄抄写写,不仅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,有一定的诗词歌赋的功底;且会使枪弄棒,有一定的武功基础,而高超的蹴鞠技巧只不过是他多项旁骛的杂学之一。

元祐八年(公元1093年),苏轼将高俅推荐给了他的朋友小王驸马都尉王诜。王诜是神宗皇帝的妹夫,端王赵佶的姑夫。这个王诜是一个“书画高手”,与在一旁坐冷板凳的端王关系密切,两人经常在一起切磋书画。

一天,王诜和赵佶一起等待上朝,赵佶忘了带篦子刀,就问王诜借篦子刀修理鬓角。王诜的篦子刀很漂亮,赵佶很喜欢。刚好王诜有两把一样的,第二天就让高俅到端王府去送篦子刀。高俅到时,喜好蹴鞠的端王正在踢球。端王虽然爱踢球,但只是业余水平。而高俅是蹴鞠高手,自然不屑一顾。端王注意到了高俅的神情,就邀高俅一起踢。这一踢,让端王大为欣赏。于是派人给王诜传话:“谢谢你送的篦刀,连同派来的人,我一起收下了。”就这样,高俅成了端王赵佶的亲信。

不久,哲宗皇帝去世,端王成了大宋的徽宗皇帝。徽宗原本是一个坐冷板凳的人,一上朝看到的全是新脸孔。下朝后看到高俅这个长期在一起玩的朋友,自然特别亲切。徽宗有心提拔高俅。但大宋朝提拔干部有一套制度,并不完全由着皇帝的性子来。七品县官要有进士出身,而高俅没有功名,文官这条路走不通。

徽宗就让高俅走武官之路。因为朝廷对武官的出身要求不严,只要有功名就行,一句话,伸缩性较大。《宋南渡十将传》卷一《刘锜传》中说:“先是诜、端王邸官属,上即位,欲显擢之。旧法,非有边功,不得为三衙。时(刘)仲武为边帅,上以俅属之,俅竟以边功至殿帅。”

徽宗的意思是让高俅到下面去“镀金”,并没想他真的能建功。边帅刘仲武等知道高俅是皇帝派下来“镀金”的,便格外帮衬。恰好,高俅在边关的时候,大宋朝在边境打了几个少有的胜仗。高俅升迁的资本,毫无疑问当是出于在刘仲武军中的经历,并最后做到了殿帅,掌管禁军达二十余年。

高俅主掌大宋军权的时候,大宋军队早已没多少战斗力了。高俅虽会使刀弄枪,却不是军事家,自然不可能给大宋的军队训练带来明显的起色。但高俅也不是寻常之辈,在为官弄权上很有些手段。

首先他乖巧善佞,对上司,尤其是对皇帝徽宗百般讨好,迎合徽宗好名贪功的心理。高俅管理禁军,在军队训练上玩了不少花架子。《东京梦华录》记载,高俅主持军队争标竞赛,开始是吹吹打打,后面花样百出,颇为热闹,让徽宗看了十分满意。

其次,高俅对有恩于他的故人不忘报答。之前,有刘仲武在边关对他的提携,之后,他与刘仲武家一直保持密切关系。刘仲武在政和五年(公元1115年)打了败仗,但他的仕途却没有受到影响,因为有高俅在朝中替他说了好话。刘仲武死后,高俅又极力向徽宗推荐其子刘锜担任大将。

蔡京等残酷迫害苏轼及其家属,同为一殿权臣的高俅,对苏轼一家并未落井下石,而是伸出了援手,史载:“不忘苏氏,每其子弟入都,则给养恤甚勤”,颇为时人赞许。

再者,高俅与当时权倾朝野的大奸臣童贯、蔡京等也非一党。靖康元年(公元1126年),徽宗得知金军渡过黄河后,便连夜仓皇逃往东南避难。《靖康要录》记载徽宗南逃到了泗州后,童贯、高俅也赶到与之会合,一时间又组成了一个徽宗的亲信小班子。不久,童贯与高俅发生冲突。童贯护从徽宗等人继续南下,而把高俅留在泗州,后高俅以生病为由,回到了开封。史书记载,当时随从徽宗皇帝的童贯等人,后来都被宋钦宗处死、枭首。而高俅提前离开了江南,没有参与徽宗集团与钦宗集团的斗争,也因此在乱世之秋,高俅的下场比童贯、蔡攸(蔡京长子)等人幸运。

《水浒传》中的林冲是作者虚构的人物,高俅如何迫害他的情节同样属虚构。从史书、文人笔记等现有资料来看,历史上确实有宋江领导的梁山泊起义。但不像《水浒传》所写的有林冲、李逵等一百单八将,更没有那么多生动的戏剧性场面。

宋江起义的时间在宣和元年(公元1119年)到宣和三年。起义地区在太行山以及山东、江苏省北部一带。镇压宋江起义军的不是高俅,而是北宋一代名将张叔夜。张叔夜当时任海州(今江苏连云港)知州。和同时期的蔡京、童贯相比,高俅没有参与征讨方腊起义,也没有参与蔡京、童贯等联金灭辽的错误决策。

历史上的高俅之所以被坊间百姓和艺术家们加工成为奸臣,一者或许是他因善于蹴鞠竟然获得高官厚禄,成为暴发户过于容易;二者或许是因他为官贪婪,确实在靖康年间曾经被大臣上书揭发过。高俅掌管禁军二十余年,不仅将军营的地皮建成私宅,还把禁军当做私役,不管训练,专管为他营私出力。于是,军队的“纪律废弛”、“军政不修”,成为“人不知兵,无一可用”的虚假摆设,以至当国家面临虎狼之师金军进攻时,开封城内的几十万禁军竟然很快瓦解,作为大宋的最高军事统帅之一的高俅显然难辞其咎,应负化公为私、玩忽职守之责。这也难怪被人弹劾揭发了。高俅的历史结局是于靖康元年(公元1126年)病死于开封。时人对他的评价是大节无亏,因此没有像其余五奸惨遭横死。

金圣叹在评《水浒》时,曾经说过:“盖不写高俅,便写一百八人,则是乱自下作也;不写一百八人,先写高俅,则是乱自上作也。”于是,众口铄“金”,高俅在小说《水浒传》中扮一个丑角代王朝的皇帝受过,也就不足为怪了。

(本篇完)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