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崩即崩矣,终不改帝号!”:一个农民领袖临刑前的豪言壮语
2018-10-06 08:38:43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“崩即崩矣,终不改帝号!”:一个农民领袖临刑前的豪言壮语

在《晋书》中,提到一个名叫王始的农民起义领袖,临刑前他说了一番话,让人感慨。

王始,南燕时期山东农民起义军首领。公元398年,鲜卑贵族慕容德在山东建立南燕政权后,实行残酷统治,横征暴敛,致使民怨四起。南燕建平五年(公元403年)四月,王始利用宗教形式在莱芜谷聚兵数千人,宣布起义,对抗南燕政权。

王始自称太平皇帝,称父亲王固为太上皇,哥哥王林为征东将军,弟弟王泰为征西将军,妻子为皇后,同时置署公卿百官,建立起了农民起义政权—太平帝国,也称王始帝国。一时附近百姓纷纷响应,起义军发展到数万人。

燕帝慕容德闻讯后,立即派桂林王慕容镇带兵前去围剿镇压,起义军未经训练,经不起英勇善战的鲜卑铁骑的冲杀,虽奋起反抗,终因力量悬殊而败,王始被俘,与妻子一起在燕都广固(今青州市)慷慨就义。如同昙花一现,王始起事时间短,未形成大的气候,对中国历史走向几乎未构成影响。有学者认为,王始其所名著于史的事迹不在军事或政治层面,而是在被南燕所擒后,处斩前的一番话。

《晋书·慕容德载记》载,王始“临刑,或问其父及兄弟所在,始答曰:‘太上皇帝蒙尘于外,征东、征西乱兵所害。惟朕一身,独无聊赖。’其妻怒之曰:‘止坐此口,以至于此,奈何复尔!’始曰:‘皇后!自古岂有不破之家,不亡之国邪!’行刑者以刀环筑之,仰视曰:‘崩即崩矣,终不改帝号!’” “崩即崩矣,终不改帝号!”这话果断、坚决,掷地有声,声震刑场。大概是出于对这种视死如归的顽强斗争精神的钦佩,司马光也不惜笔墨,为王始大书一笔。《资治通鉴·晋纪》与上文相似,“临刑,或问其父及兄弟安在,始曰:‘太上皇蒙尘于外,征东、征西为乱兵所害。’其妻怒之曰:‘君正坐此口,奈何尚尔!’始曰:‘皇后不知,自古岂有不亡之国!朕则崩矣,终不改号!’” 王始这段话的意思是说,“临刑时,有人问王始,你父亲及兄弟在哪儿,王始说:‘太上皇蒙尘在外,征东、征西将军为乱兵所害,目前只剩朕一人无所依靠。’他的妻子生气地对他说:‘你就是这张嘴惹事,今天才会落到这个地步,现在怎么又来了!’王始对妻子说:‘皇后!自古哪有不破之家,不亡之国啊!’行刑者用刀把击打他,王始仰视行刑者说:‘朕驾崩就驾崩罢了,帝号是绝对不改的!’”

有学者认为,王始这番话极有力量,也极有远见。其一,是对刽子手的蔑视,面对死亡的大义凛然;其二,表明立场,誓死不认罪,誓死不改帝号;其三,看透了南燕虽然目前猖狂,迟早完蛋!对王始的这番话,慕容德“闻而哂之”(见《晋书·慕容德载记》),也就是听了之后嘲笑,大概认为王始精神失常,不知天高地厚。一个自不量力的农民,过了把皇帝瘾,临死前由他说吧。

事实上,王始不过是缺少武装力量,或力量不够强大而已。慕容德笑得太早了,他大概没料到,王始事件仅过了七年后,也就是公元410年,东晋大将刘裕攻破燕都,夷平广固城,将南燕上层人物一网打尽。南燕末主慕容超被绑赴刑场,引颈受戮,王公贵族以下三千人全部斩首,一万余名家属尽没为奴婢。南燕灰飞烟灭,最后,也落得和王始帝国同样的下场,这真是一个绝大的讽刺。

作为农民起义领袖,王始的名气远远赶不上陈胜、李自成、洪秀全,他的故事也只是浩翰史籍中的一小段记载,但他临刑前的那番非常硬气、骨气、霸气的话,却永远闪亮在青史中。

(本篇完)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