夺取生辰纲后,郓城政治食物链的变化
2018-09-11 08:31:29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夺取生辰纲后,郓城政治食物链的变化

在夺取生辰纲之前,郓城县的政治食物链完整而稳定。如果不是后来刘唐的来到,这个政治生态就不会出现问题,这条食物链也就不会被打破。

刘唐是一个流窜犯罪分子,他打听到郓城县黑社会老大晁盖很有魄力,于是,前来投靠并且提供了一个打劫巨额珠宝的信息。当然,这些珠宝是贪官梁中书给大贪官蔡京的寿礼,从道义上讲是没有问题的。

作为一个县乡级的黑社会老大,晁盖对于蔡京这样的大贪官没什么概念,所以才敢劫他的生辰纲,换了真正的见过世面的江洋大盗,反而未必敢动。另一方面,晁盖在郓城有宋江给他罩着,从来没有遇上过真正的麻烦,这也让他有些拎不清自己了。

于是,晁盖纠结了一伙人,在吴用的设计下,竟然真的就劫了生辰纲。可是,令晁盖没想到的是,蔡京这个“大老虎”真不是好惹的。

朝廷下定决心要破的案,没有破不了的。

朝廷很快就掌握了晁盖的犯罪事实,济州府的总捕头何涛,因此亲自来郓城,找县令捉拿晁盖。

可巧的是,当天恰好是宋江值班,中午的时候遇上了何涛,于是得到了情报。

宋江吓得半死,为什么?因为晁盖一旦被捕,恐怕交代的就不仅仅是这一件事情了。再说,那些平时就仇恨晁盖的人,也会趁机揭发。到时候,什么事情(包括收黑钱)都翻出来了,恐怕宋江想要逃脱干系都不能了。怎么办?救晁盖,就等于救自己。

所以,宋江假装午休,飞马去通知晁盖逃命。

通知了晁盖回来,宋江和何涛去见县令。按着何涛的意思,就该立即出动去捉晁盖,可是宋江建议晚上再去,说是白天怕打草惊蛇。县令竟然同意了宋江的建议,为什么?因为他们都是一条线上的。

到了晚上,朱仝、雷横率领队伍去捉拿晁盖。说起来,晁盖也是要钱不要命的主,一个下午才收拾好。好在朱仝很清楚这中间的关系,索性做个好人。雷横一开始还惦着捉拿晁盖立功受赏,后来才算明白真要捉了晁盖,自己恐怕也没什么好果子吃。

不管怎样,黑社会老大晁盖就这么从郓城的食物链中消失了。对于宋江和县令来说,晁盖的出逃固然是一种损失,但是,类似晁盖这样的各种黑社会头目还有不少,整个食物链还是完整的。

晁盖逃到了梁山,并且坐上了老大的宝座,于是,派刘唐给宋江送了五十两金子。作为一个黑社会老大,晁盖并不了解官场的事情,否则,他就应该知道,这个时候宋江绝对不想再跟他有一毛钱关系。从心里,宋江瞧不起晁盖,所以,听说晁盖当了梁山老大之后,心中暗想:“那晁盖倒去落了草,直如此大弄。”

宋江很小心,拒绝了刘唐送的金子,只收下了那封感谢信,随手拿了一根金条。

谁知道,出门遇上二奶阎婆惜的老娘,强拉着去了二奶那里,偏偏那银子和感谢信又被阎婆惜发现,并以此为把柄要挟他。无奈之下宋江一刀杀了阎婆惜。所以说,自古以来,二奶反腐都是一大利器。

杀了阎婆惜,阎婆惜的老娘闹到了县里,宋江急忙逃命而去。在这里倒能看到宋朝的官场还不是太黑,否则宋江大可以不用逃命。

县太爷这个时候当然要保宋江,不仅因为宋江是他的“生意伙伴”,更因为宋江一旦落网,几人勾结的那些事情就都可能暴露。时文彬和宋江“最好”,自然不能捉拿宋江,怎么办?找替罪羊。县太爷把责任推到了倒霉的唐牛儿身上:“宋江是个君子诚实的人,如何肯造次杀人?这人命之事必然在你身上!”

朱仝也积极配合县太爷,一边用银子收买原告阎婆,防止其上访,一面打点上级机关济州府,使其不来主动查究。

最终,县太爷 “一力主张,出一千贯赏钱,行移开了一个海捕文书,只把唐牛儿问做成个‘故纵凶身在逃’,脊杖二十,刺配五百里外。”冤假错案,典型的冤假错案。

放跑了宋江,县太爷们也就放心了。不过,缺少了宋江这个食物链的中间关键环节,县太爷短期之内的银子怕要歉收了。

雷横出局:雷横雷局长的出局方式就比较雷人了,说起来,雷局长也怪不了别人,只能怪自己贪小便宜习惯了,终于碰上了比自己狠的。

事情的发生是这样的:有一天,京城来了一个三流歌星白秀英在郓城县开演唱会,雷局长占了前排,看得津津有味。演到高潮处,按当下方式,照例就是广告时间。可宋代没有广告,但是高潮之处也要收钱,跟广告也没什么区别。白大爷这个时候收门票钱,自然就从前排开始,因为前排的人通常有钱有地位,而且要面子,能给大家树立一个榜样。

白秀英亲自托着盘子来到雷横面前,雷局长假装摸摸裤袋,然后说:“今日忘了,不曾带得些出来,明日一发赏你。”其实你知道的,雷局长不是今日忘了,是每日都忘。

第一个就不给钱,后面谁还肯给?所以白大爷不高兴了,免不得说几句难听的话,雷队长一拳一脚,把白大爷打得“唇绽齿落”。

放在往常,雷局长打个老头,踹个老太太的都不算个事,可是,这次不一样,人家是县太爷的马子啊。结果,县太爷发怒了,把雷局长给铐在县衙外面晒太阳。估计,整个郓城县里的人看到雷局长这个下场,都在拍手称快了。

到这个时候,雷局长才知道京城来的不能惹,歌星不能惹。想来雷局长的一生也很悲催摧,平日巧取豪夺,为恶乡里,好像一号人物。可在县太爷眼里,跟小情妇相比,这个县公安局长不过是一坨狗屎。

雷局长的老娘平时也是蛮横惯了的人,路过这里,发现儿子被铐在这里晒太阳,于是破口大骂,却被白歌星了一顿打。雷局长实在忍不住了,结果,一手铐打死了白歌星。

雷局长这下犯了命案,关键是杀的人是县太爷的马子,这下没得活路,被关进死牢。

在这里我们发现,宋江的二奶阎婆惜是京城三流歌星,新任县太爷的马子也是京城三流歌星。由此可见,地方贪官对京城歌星还是情有独钟的。

在这里我们还发现,雷横确实是做官没做明白,同样是杀人,县太爷放过了宋江,却绝不放过他。说起来,还是朱仝够意思,私自放了雷横,而自己因此犯罪被刺配沧州。

在郓城县的政治生态中,朱仝算是一个亮点,他不贪污、不受贿,却乐于助人。晁盖逃命的时候,朱仝掩护他;宋江躲在家里地窖的时候,朱仝劝告他出逃;雷横打进死牢的时候,他放走了雷横。

朱仝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他为什么要冒着风险帮助一个黑社会老大、一个低级贪官和一个恶霸呢?从对朱仝的描述来看,他长着关羽一样的美髯,这是不是暗示他才是一个最讲义气的人呢?朱仝似乎并不愿意和这些基层黑势力们搅在一起,所以他在之后拒绝上梁山,上了梁山之后也几乎不发言。

如今,县太爷是新的县太爷了,县办主任、公安局长也都易人,于是,郓城县的政治生态要重新构造了。不过,可以想见,不用多长时间,一个新的生态系统就会形成,一个新的平衡就会达成,而食物链却仍然会与从前一样。

(本篇完)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