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雨腥风:东汉末期宦官与朝官兵戎相见
2018-07-11 08:51:22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血雨腥风:东汉末期宦官与朝官兵戎相见

在东汉末期的汉灵帝建宁元年(公元168年),东汉宫廷发生了一场十分惨烈的重大事变,朝官和宦官兵戎相见、武力相向,经过殊死搏斗,在一片血雨腥风中,正直的朝官都遭到诛杀,而宵小宦官却以胜利告终。尽管东汉末期朝政荒废,但在官僚集团中,仍有不少忧国忧民的正直之士,他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还是想改变朝政江河日下的局面的,可惜能力所限,回天乏术。虽然朝官集团在这场宫廷血战中失败了,但留下来的悲惨历史、沉痛教训,对我们认识历史上的上层政治斗争还是有一定意义的。

汉桓帝永康元年(公元167年)十二月,桓帝驾崩,皇后窦氏被尊为皇太后。因汉桓帝无嗣,窦太后便与其父城门校尉窦武商议定策,立河间王之曾孙,年仅十二岁的解渎亭侯刘宏为嗣。建宁元年(公元168年)正月,由窦武持节,在夏门亭用皇帝车驾将刘宏迎接进皇宫,即皇帝位,是为汉灵帝。改永康年为建宁年。

时皇帝年幼,由窦太后临朝听政。任命窦武为大将军,前太尉陈蕃为太傅,并行使尚书职权。陈蕃在汉桓帝时就是一个朝野皆有影响的名臣,敢于仗义执言,匡扶正义。任职太尉时,就支持正直干事的官员,限制宦官的恶行,而得到朝官的拥护,遭到宦官的痛恨。窦太后在被汉桓帝册封为皇后时,曾得到陈蕃的鼎力相助。因此,太后执政后感念陈蕃,特封其为高阳乡侯,陈蕃上表推辞,太后不许。陈蕃上表固辞,前后十次,竟不受封。

如今,窦太后就把大小政事都交给陈蕃处理。而陈蕃也与大将军窦武一道,同心协力,辅佐王室。他们征召并起用天下有名望的贤士,如李膺、杜密、尹勋、刘瑜等,让他们不但在朝廷担任要职,还让他们共同参与重大政事的处理。由是,天下士人无不感到有了希望,都引颈期盼太平盛世的出现。而此时,汉灵帝刘宏的乳母赵娆和一些女官,日夜围绕在窦太后的身边;而中常侍曹节、王甫等人也与之相互勾结,谄媚太后,他们把太后服侍得很舒坦。于是,太后对他们也格外宠幸,数次下诏,给这些人封官晋爵。而陈蕃、窦武对这些卑鄙小人却深恶痛绝。一天朝堂集会,陈蕃私下对窦武说:“曹节、王甫等人从桓帝时就操弄朝政,扰乱天下,如果现在不将他们杀掉,今后除之更难。”窦武深以为然。陈蕃得到窦武的首肯,不禁大喜,当即推案而起。由是,窦武结纳志同道合的尚书令尹勋等人共商大计。这时,正好发生了日食的天象变化,陈蕃对窦武说:“昔日御史大夫萧望之败在一个宦官石显的手上,何况如今有几十个石显。我以八十岁的年纪,想为将军除害,现在可以借助日食的天象异变,罢黜宦官,消弥隐患,以防天变。”窦武便对窦太后说:“按照旧例,黄门、常侍这样的宦官,只负责宫廷门户,主管宫内各署的财物;如今却让他们参与政事,委以重权。他们则安排子弟党羽,专门干一些贪赃暴虐之事。现在天下舆论汹汹,正是因为这些事情。应当将他们全部诛杀废除,以使朝政清明。”太后说:“自汉朝开国以来,世代都有宦官。但只应该诛杀有罪的,怎么可以全部废掉呢?”于是,窦武只好收捕了在内宫专权的中常侍管霸、苏康等人,并处以死刑。窦武几次请求诛杀曹节等人,因为窦太后犹豫不忍,所以事情久拖不办。陈蕃也上了奏折,奏道:“当今京城舆论纷纷,路人喧哗,都说侯览、曹节、公乘昕、王甫、郑飒等,与赵娆及诸女尚书一起祸乱天下。附从他们的则升官晋爵,违背他们的则中伤陷害。现在朝中群臣如同河中漂木,东漂西流,贪图俸禄,畏惧权势。如果陛下现在不赶快诛灭他们,必然会发生祸乱,危及社稷,其灾祸难以估量。老臣恳请陛下把臣的奏章宣示左右近臣,并让天下所有的奸臣都知道老臣对他们的痛恨。”陈蕃的诤诤直言可谓光明磊落,掷地有声。但太后没有采纳。

当月(即建宁元年八月),星象出现异变。侍中刘瑜向来善观天象,发现星象对大臣不利,便上书太后道:“如今的星象异变按照《占书》所说,是宫门应当紧闭,这不利于将相,奸人就在君主身旁,希望太后紧急防范。”又写信给窦武和陈蕃说,星辰错乱,对于大臣不利,应当立即决断大计。由是,窦武、陈蕃也抓紧进行了对司隶校尉等重要职位的一系列人事调整和布防。并奏请太后免除了黄门令魏彪的职务,而以窦武亲信的小黄门山冰代之。接着让山冰奏请收捕长乐宫尚书(宦官)郑飒,并押送到北寺狱。陈蕃对窦武说:“这些家伙应当赶快杀掉,为何还要再审讯?”窦武不同意,命令山冰、尹勋及侍御史祝瑨分别审讯郑飒,供词牵连到曹节、王甫等人。尹勋、山冰随即奏请收捕曹节等,并让侍中刘瑜向皇帝报告。

九月初,窦武没有在宫中值宿,而是回府住宿。掌管机要文件的人事先己知道了消息,便报告了长乐宫五官史朱瑀,朱瑀趁机偷看了窦武的奏章,骂道:“对于恣意放肆的宦官,自可诛杀,我等何罪之有,竟要将我等杀尽灭族。”于是,朱瑀连夜召集平素亲信和身体健壮的长乐宫宦官共普、张亮等十七人,歃血结盟,合谋诛杀窦武等人。曹节闻讯惊起,跑去向皇帝报告:“外面情况紧急,请陛下到德阳前殿防御。”并让皇帝拔出宝剑,踊跃壮胆。让乳母赵娆等人拥围在皇帝身边,取出印信,关闭宫门。并召集尚书府的官员,用利刃胁迫他们写诏书,任命王甫为黄门令。王甫手持符节,去北寺狱收捕尹勋、山冰。山冰疑为伪诏,拒不受命。王甫当场杀了山冰和尹勋,放出了郑飒;还兵时在南宫劫持了太后,夺取了印绶;命令中谒宦官守卫南宫,关闭宫门,断绝通道。再派郑飒等持节与侍御史为使者,一起去收捕窦武等人。窦武拒不受诏,飞驰进入步兵营,与他的侄子步兵校尉窦绍一起,射杀了使者。同时,召集北军五校士数千人把守都亭,并对士兵说:“黄门、常侍造反,凡尽力杀敌者封侯重赏。”

陈蕃听说窦武有难,即率属官与门生八十余人,手执宝剑,冲入承明门。来到尚书门前,陈蕃振臂呼叫:“大将军忠心卫国,是黄门宦官反叛,为何说窦氏大逆不道?”王甫这时从尚书门出来,与陈蕃相见,正好听见呼叫,就指责陈蕃说:“先帝去世不久,陵墓还没完工,窦武有何功,竞得到兄弟父子三人同时封侯!还设宴奏乐,从宫中带走不少宫女,十天之内,耗资财巨万,这样的大臣就是邪道!你身为宰辅,苟相结党,还来为窦贼喊冤?”遂命武士收捕陈蕃,陈蕃手执宝剑,声色俱厉,呵斥王甫。可怜年老的陈蕃哪里是武士的对手,被武士捉住后押到北寺狱。黄门从官一边用脚踢陈蕃,一边骂道:“死老鬼!看你还能裁减我们的员额,削夺我们的薪俸不!”并在当天就将陈蕃杀死。

当时,监护匈奴中郎将张奂被征召回到京城,曹节等认为张奂刚到京,不知政变内幕,便假传诏令,以少府周靖代理车骑将军,持符节,令张奂率领五营士兵讨伐窦武。天刚亮,王甫率领虎贲、羽林军等合计一千多人,出朱雀掖门布防,与张奂等会合以后,又悉数把军队开到宫阙下,与窦武对峙。王甫兵势渐盛,便命士兵大声向窦武军队喊话:“窦武反叛,你们都是禁军,理当保卫宫廷,为何跟随反叛之人?先降者有赏!”营府的士兵向来害怕宦官,于是,窦武营中军心动摇,开始有少数人投降了,从清晨到早饭时,窦营中的士兵几乎都投降了。可见在古代,挟天子以假传圣旨有多大的威力。窦武和窦绍只好只身逃亡,在军队的包围追捕下,两人都自杀了,他们的头被悬挂在他们曾把守的都亭上。得胜的宦官收捕了窦氏的宗亲、姻亲和宾客,一个不留,全部杀掉。侍中刘瑜、屯骑校尉冯述都被灭族。虎贲中郎将河间人刘淑、前尚书会稽人魏郎,被宦官诬陷与窦武串通同谋,被逼自杀。窦太后被迁入南宫。自公卿以下,凡陈蕃、窦武举荐的人,以及他们的门生故吏,一概免官禁锢。

在这场血雨腥风的宦祸中,朝官受到了沉重的打击,而宦官从此更加骄横跋扈。曹节升任长乐卫尉,封高阳侯;王甫升中常侍、仍任黄门令;朱瑀、共普、张亮等六人都被封为列侯,十一人封为关内侯。张奂迁升为大司农,并以功封侯,但张奂深恨被曹节所蒙蔽,坚决推辞,不肯受封。

“于是群小得志,士大夫皆丧气。”(见《资治通鉴.汉纪四十八》)“当是时,凶竖得志,士大夫皆丧其气矣。”(见《后汉书.窦武列传》)尔后,在宦官集团的弄权中,东汉王朝迅速走向了衰亡。

(全文完)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