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庭政变:废太子刘保是怎样当上皇帝的?
2018-05-17 09:27:4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宫庭政变:废太子刘保是怎样当上皇帝的?

汉顺帝刘保,是汉安帝的儿子,生于安帝元初二年(公元115年),延光四年(公元125年)十一月即位,在位十九年。至顺帝汉安三年(公元144年)八月卒。年三十岁,死后葬于宪陵。

汉安帝死之前,阎皇后因为无子,便设计废了汉安帝立的皇太子刘保,降为阴济王。汉安帝死后,阎皇后立个幼儿刘懿为皇帝,想自己垂帘听政,掌握朝政大权。

刘懿做了七个月的皇帝就死了,宦官孙程等十九人发动宫廷政变,赶走阎太后,将十一岁的刘保拥立为帝,改元“永建”,那十九位拥立刘保的宦官也全部封侯。

因为汉顺帝的皇位是靠宦官得来的,所以将大权交给了宦官。由于汉顺帝本人温和软弱,宦官又与外戚梁氏互相勾结,开始了长达二十多年的梁氏专权。宦官与外戚勾结弄权,汉朝政治更加腐败,阶级矛盾日益尖锐,百姓怨声载道,民不聊生。

刘保的母亲为宫人李氏。永宁元年(120)被立为太子。在刘保被立为太子之前,其母已被阎皇后鸩杀了。由于害怕刘保继位后,追究杀母之仇,阎皇后遂向安帝进谗言,汉安帝废黜了刘保的太子位。安帝延光四年(公元125年),汉安帝在巡游途中去世。

随行的阎皇后及其兄弟,怕朝中大臣生变,故密不发丧,回宫后安排好诸事,才宣告安帝驾崩消息。此时,阎氏兄弟已经遵照阎后与宦官们密谋的决定,派人迎立济北王刘寿的儿子北乡侯刘懿为帝。

北乡侯立为皇帝后,一直生病,并且总不见好。宦官中常侍孙程对济阴王谒者长兴渠说:“济阴王刘保是先帝的嫡亲儿子,本来没什么过错。因为先帝听信谗言,才被废黜。如果北乡侯死的话,我们联合起来,共斩江京和阎显,事情肯定成功!”不久,北乡侯病死。阎太后等将消息封锁起来,不让大臣们知道,秘密挑选其他王子继承帝位。为防止意外事变,他们又把宫门关闭,并派重兵把守。

大臣们虽然不知底细,可瞒不了宫中的宦官。孙程等十几人在宫中德阳殿秘密聚集,举行宣誓仪式,每人割去一片衣服,决心同心协力,共举大事。

两天后的晚上,孙程等又在崇德殿讨论了一次,决定立即动手。他们杀死了亲阎氏的宦官,独留下老资格的宦官李闰,把刀搁在他脖子上,说:“现在我们迎立济阴王,不准三心二意。”李闰觉得没有反对的必要,便答应下来。于是,孙程等扶起李闰,一齐到西钟下迎接济阴王刘保即位,是为汉顺帝。第二年,改年号为“永建”。

汉顺帝继位以后,立即带领尚书令、尚书外仆射到南宫,登上云台,召集公卿百僚,并命令虎贲、羽林军士严密把守南、北宫诸门。太后兄弟阎显等得到消息,为时已晚,只好束手待毙。汉顺帝取得了绝对的优势,派使者到阎太后处夺取玺绶,又派侍御史逮捕阎显和他的弟弟城门校尉阎耀、执金吾阎晏。阎氏兄弟被捉后,全部诛死,阎太后也被迁往离宫。至此,汉顺帝清除政敌的行动告一段落。

孙程等十九名宦官有拥立之功,全部被封侯。但不久,汉顺帝却逐渐疏远了孙程等人,信任另一个宦官张防,重大事情先同张防商量。

张防倚靠汉顺帝的信任,擅弄权势,违法乱行。司隶校尉虞诩不畏权势,收集了张防的罪状,上书弹劾。可奏章到了汉顺帝那里,总没有下文。孙程得知其事,也忙去请见顺帝,孙程对顺帝说道:“陛下同我们准备起事的时候,认为奸臣是国家的祸害。现在即位了,反重蹈先帝的覆辙!司隶校尉虞诩为国尽忠反被拘系,中常侍张防违法乱纪、贪污受贿的罪行为天下人共知,陛下倒认为他是忠臣。现在星象有变异,说明宫中有奸臣,应立即把张防抓起来,这才符合天意!”

这时,张防就站在汉顺帝后面,孙程大声喝到:“奸臣张防,还不快下来受缚!”张防知道孙程的厉害,不得不离开汉顺帝,走向东厢。顺帝因孙程有拥立之功,慑于他的余威,只好将张防发配到边远地区。

但是,身为皇帝,总不能受制于这些宦官。过了不久,汉顺帝以“争功”的罪名,全部罢免了参与拥立的孙程等十九名宦官,把他们统统赶出了京城洛阳。

过了两年,汉顺帝念及孙程等的功劳,又把他们召回洛阳。孙程官拜骑都尉,没有实权,最后死在洛阳。

汉顺帝亲政以后,内忧外患不断。永建三年(公元118年),洛阳发生地震,汉阳地陷裂;永建五年(公元130年),洛阳发生了旱灾和蝗灾,其他十二个郡国也发生了蝗灾;之后,风、涝、水、旱时有发生。顺帝朝的经济形势不好,政治上也日益腐败。

永和五年(公元140年),平息了十多年的羌族叛乱又爆发了。汉顺帝连忙下令,集结十多万大军前往镇压。这次战争延续了五年,到汉冲帝永嘉元年(公元145年)才结束,耗费巨大。参战的将官们放纵无忌,贪污军饷,中饱私囊,士兵们受尽虐待,历尽艰辛,白骨相望于野。

对羌族的战争加重了人民的负担,政治腐败激起人民更大的不满。从永和六年(公元141年)开始,广陵、江夏、南郡、益州、徐州等地开始爆发小规模的人民起义。这些起义虽被镇压下去,但人民的不满情绪日益增长。

永建六年(公元131年),汉顺帝想册立皇后。后宫受宠爱的贵人有四人,顺帝不知选哪一个好。梁商的女儿梁纳选进宫为贵人后,常被顺帝招去侍寝。招的次数多了,梁纳推辞说:“希望陛下像天下雨那样,遍洒甘霖。”因此,顺帝认为梁贵人很有德行,更加宠爱,第二年,册立梁纳为皇后。梁商本来官拜屯骑校尉,这次又跟着女儿沾光,加位特进。不久,又拜执金吾,过了两年,又晋升为大将军。

相应地,统治集团内部的矛盾也进一步尖锐起来。宦官和外戚在宫廷内部斗争中,相继得势,这就阻挡了以通经入仕为主要阶梯的官僚、士大夫们的晋升之路。

汉安元年(公元142年),大将军梁商死,梁冀继大将军位。汉安二年(公元143年),汉顺帝派侍中杜乔、光禄大夫张纲等八人分行州郡,考察政绩,劾拿贪官污吏。

张纲出了京城,行到洛阳都亭,将车轮埋于地下,说:“豺狼当道,安问狐狸?”于是,折回头,上朝弹劾梁冀的贪污放纵,不忠于君,共十五条罪状。这时,梁皇后正受到宠爱,梁氏姻亲满朝,形成一个政治集团。汉顺帝知道张纲所言皆是事实,但却投鼠忌器,不处理梁冀。

这时,到地方上去巡行的其他七个人所举报的贪污案件,也都与梁氏有关。梁冀恨透了张纲等人,恰巧这时广陵(今江苏扬州)发生了农民起义,梁冀趁机举荐张纲为广陵太守,把他赶出了京城。

建康元年(公元144年),在内忧外患中,汉顺帝辞世,在位十九年,终年三十岁。当年,葬于宪陵,庙号“敬宗”,谥号“顺帝”。

(本篇完)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