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人得当:班超带领三十六人纵横西域
2018-02-01 08:55:5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用人得当:班超带领三十六人纵横西域

东汉时期,班超出使西域,不仅如西汉的张骞一样,再次打通了中国通往西方的道路;而且,还在西域镇守了三十余年,使得西域诸国皆臣服于汉朝。班超的这些功绩,不但让他名垂青史,也被后世广为赞颂。重温班超出使西域的这段历史,除了能够了解班超如何建功西域外,还可以从中得到一个启示:国弱无外交,使弱交不成。

班超,字仲升,东汉扶风安陵(今陕西咸阳市东)人。其父班彪,兄班固、妹班昭,也都是名垂青史的人。因为《汉书》虽然署名班固撰写,但实际是经过班彪、班固、班昭以及同乡马续四人之手而成书的。班超曾与其兄班固同为兰台令史(兰台令史六人,为俸禄百石的官职,掌管图书、奏章及各类文书)。后因受别人的牵连而免官。

汉明帝永平十六年(公元73年),班超以代理司马的官职,随奉车都尉窦固出征匈奴时,率军直击伊吾(新疆东北部),在蒲类海(匈奴海名)的激战中,斩杀匈奴甚多,并得胜而还。窦固认为班超能力超群,便上奏了朝廷。朝廷便派班超和从事官郭恂一起出使西域。

班超刚到鄯善国(今新疆若羌附近)时,鄯善王接待班超一行礼节周备,后来忽然变得疏远怠慢起来。班超看出了其中的蹊跷,便对随员说:“你们有没有觉得鄯善王的礼节差多了,这是在有意疏远我们。”随员说:“胡人在礼节上没有什么章程,在接人待物上也没有长性,忽冷忽热没有什么好奇怪的。”班超说:“不对!肯定是北匈奴的使者来了,鄯善王正在犹豫,不知道归从谁为好。聪明的人应该看到事情的萌芽前状况,何况现在的情况己经很明显了。”于是,班超唤来为汉使服务的胡人侍者,连诈带唬地说:“匈奴使者己经来了几天了,他们现在住在哪里?”胡人果然被吓唬住了,惊惶失措地说:“己经来了三天,住在离这里三十里的地方。”班超把这些胡人侍者全都关了起来。随后,悉数集合随行吏士三十六人一起喝酒,酒正喝得酣畅时,班超为了激怒这些随行人员,站起来说:“诸位和我都远离故土深入绝域,现在北匈奴使者才到几日,鄯善王就开始礼数俱废怠慢我们。如果鄯善王把我们抓起来送给匈奴人,我们的尸骨将永远留在这里被豺狼吃掉。大家说该怎么办?”随行吏士都说:“如今我们处在危亡的境地,生死都听从司马的。”班超说:“不入虎穴,不得虎子(此成语流传至后世)。现在的办法是,只有利用夜晚火攻匈奴人。这样,他们不知道我们来了多少人,必然会惊恐万分,我们则可以趁乱全部消灭他们。消灭了匈奴人,鄯善王就会被吓破胆,我们就可以建立功勋了。”随行人员说:“这事还应该和从事郭恂商量一下。”班超非常生气地说:“吉凶就取决于今日,郭从事是个文官,听到此事一定会惊恐,万一泄露了这个计划,就是死了也不能成名,这不是壮士所为。”众人齐声应答“好!”遂按班超的计谋实施。

初更时分,班超率领全部吏士直奔匈奴人营房。天遂人愿,当晚刮起了大风,班超命令十人拿着鼓,藏在匈奴人营舍后面,并相约说:“看见大火燃起,你们立即擂鼓,并大声呐喊。”其余的人都手执兵器和弓弩,埋伏在营门两边。班超顺风点火,火借风势,一时火光冲天,营房前后都在擂鼓呐喊,匈奴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个个惊慌失措。班超亲手格杀了三个匈奴人,吏兵们斩杀了匈奴使者和随从三十多人,剩下约一百人都被烧死。第二天回来,班超才将此事告诉郭恂。郭从事大惊,脸都变了色。班超知道他的意思,既怕担责,又想分功。班超把手一举说:“从事虽然没有参加这次行动,但还是有功的,班超不会独占功劳。”郭恂这才高兴起来。

班超召来鄯善王,“超于是召鄯善王广,以虏首示之,一国震怖。”(见《后汉书.班超传》、《资治通鉴.汉纪三十七》)一个召字,说明是把鄯善王叫来,而不是请来,更不是去拜见。鄯善王来后,班超把匈奴使者的首级拿给他看,鄯善全国大为震惊。班超趁势向他们宣示汉朝的威德,令他们不要再和北匈奴来往。鄯善王向班超叩头表示:“愿意归汉,从此决无二心。”并把儿子交给班超,作为归顺汉朝的人质。班超回来报告窦固,窦固大为欣喜,立即向朝廷上报了班超的功劳,并请求朝廷另外更换使者出使西域。汉明帝接报后说:“班超这样的官员,为何不派遣?还需要另外更换吗?现在就升班超为军司马,令其再继前功。”

班超遂以军司马的身份再次被任命为出使西域的使节。这次出使的地方是于阗国(地处塔里木盆地南沿,包括今和田、墨玉、于田等县市),奉车都尉窦固想给班超增加随行的兵力,而班超却只愿带原来的三十六名随员,他说:“于阗国不但大,而且遥远,如果带领几百人去,对增加实力并没有什么好处,万一遭遇不测,人多反而是累赘。”此时,于阗国在西域南道上正处于旺盛时期,而且该国还有匈奴派遣的使臣监护。班超来到于阗国后,国王广德对汉使的礼节很是简慢,根本没把班超一行人当回事。该国的民俗信巫术,巫师说:“现在天神发怒了。天神说,为何要投向汉朝?汉朝来的使者有黑嘴的黄马,赶快取来祭祀我。”于是,国王广德就派国相私来比前去汉使处要马。班超早己暗中知道了这件事,就答应了私来比,但提出要巫师来取马。不一会,这个不知死活的巫师还真来了,班超立即将巫师捉住斩首,并将私来比鞭打了数百下。然后,将巫师的首级给广德送去,并对他进行了遣责。国王广德本来就知道班超在鄯善杀过匈奴使者,这一下更是大为惶恐,立即下令杀掉监护于阗国的匈奴使者,并且向汉朝投降。班超重赏了于阗王以下的诸臣,以此来安抚他们。由是,西域各国的国王纷纷把自己的儿子送到汉朝作为人质,以示归顺。至此,西域与大汉断绝了六十五年的交往又得以恢复。

班超之所以能在这两次外交行动中,以惊人的特殊手段建立奇功,一是依仗东汉初期的强盛国力以及汉军对西域形成的泰山压卵之势,二是凭着自己能够审时度势和临危不乱的高超处事能力。这恰恰也印证了一个“国弱无外交,使弱交不成”的道理。

其后,班超一直在西域活动。汉和帝永元三年(公元91年),汉朝在西域重设西域都护府,朝廷封班超为西域都护。永元七年(公元95年),朝廷下旨,称赞班超不但越过了葱岭,还到达了县度(古山名,今新疆塔什库尔干西南四百里)。前后二十二年,使西域诸国无不臣服汉朝,就连遥远的外邦也能与汉朝和睦相处。为了表彰为汉朝建立奇功的的班超,皇帝封班超为定远侯,食邑千户。

从汉明帝永平十六年(公元73年)至汉和帝永元十四年(公元102年),班超前后在西域待了三十余年,经历了三朝皇帝,但始终没有回过故乡。永元十四年,年老思乡的班超给皇帝上书,希望能活着进入玉门关。他的妹妹班昭,也向皇帝写了言辞恳切,希望让年迈的二哥,在有生之年能回到故乡的请求信。汉和帝被感动了,下旨召班超还朝。永元十四年八月,班超回到洛阳,拜为射声校尉;九月便因病去世了。时年七十一岁。

班超在回朝前,与继任的都护任尚交接时,任尚曾经问计于班超,班超说:“你的性格比较严厉和急躁,这是要注意的。水太清了没有大鱼,政策太严厉了就难以得到下级的拥护,凡事应删繁就简,宽容小过失,总领大纲就行了。”班超走后,任尚对亲信说:“我以为班超一定有什么奇谋妙计,今日听他所言,只是很平常的言论而己。”对班超的忠告不以为然的任尚,由于处事失当,不久便致边境失和,战衅再起。

由此可见,在相同的条件下,用对人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呵!

(全文完)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