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子留香:荏染柔木,君子树之
2018-02-06 08:49:2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苏子留香:荏染柔木,君子树之

伴随着大范围的雨雪天气,一年之中最冷的时候到来了,连身居岭南的人民,都一边瑟瑟发抖,一边纷纷议论,岭南应该实现冬季供暖了。

年关也近,大家开玩笑地说,街边花市的花都已冻傻,含苞而不放了。年年岁岁花相似,却又该新桃换旧符了。

今人多感叹时光荏苒,殊不知,“荏苒”二字,既是形容时光倏忽消逝,也是描述植物柔弱的样子。在早前,“荏苒”,还特指一种植物,白苏,也就是我们通常食用的苏子。

“荏染柔木,君子树之”(《诗经·小雅 ·巧言》),“荏染”,就是“荏苒”,柔弱的草木。这种一年生的草本植物,长着有锯齿的椭圆形叶片,茎秆是空心的方形。叶子可以直接生吃,散发出清香的气味。它的种子通称为“苏子”,也叫做“白苏”,像芝麻粒那么细小的浑圆颗粒,可以用来榨油。

《小雅·巧言》是一首讽喻诗,痛斥了谗言惑乱的小人,也表达了作者对周天子为谗言所惑的激愤。“乱之初生,僭始既涵;乱之又生,君子信谗。君子如怒,乱庶遄沮;君子如祉,乱庶遄已”,周王一而再,再而三地相信谗言,导致了祸乱,实在是让人痛心不已。

“荏染柔木”,好比白苏和佳木,它们才是具有君子之德的贤能象征。在古代,白苏是良草,不仅是枝叶芬芳可食,更是因为它们需要“君子树之”。正直的良臣和亲信,需要君子自己栽培和倚重,不能只被口蜜腹剑之人所迷惑和利用。

说起白苏的栽培,倒是令人想起了多年前,农人会在田埂地角撒下苏子种子;差不多齐腰深的白苏,长得很整齐,夏天开出碎米粒一样的白色小花,晚风中经过,都会闻到一股清新的香气。要是摘下几片白苏叶,那香味就会长久地弥散在空气中。待到秋后,田里的庄稼被收割完毕,苏子就剩下干枯的茎秆和成熟的果实,人们砍下它的整棵植株,晾晒后轻轻一磕,圆圆的小粒苏子就会掉落出来。在南方,人们会把苏子炒熟,镶在糖糕上,一口咬下去,干脆可口,香得不得了。而苏子叶的吃法就更多了,摘下来炒田螺、吃鱼生海鲜,或者腌成咸菜。

在追述周始祖后稷丰功伟绩的《大雅·生民》中,“荏”也出现过,“蓺之荏菽,荏菽旆旆”;后来,有人简单地把“荏菽”解释为大豆,认为是描写大豆茁壮茂密的样子,但是我觉得,这里的“荏”和“菽”,是分别指苏子和大豆,苏子也是一种生长古老的植物,也拥有悠久的栽培史。它对土壤的要求不高,在温带可以广泛种植。在苏子生长过的地方,由于籽实成熟后,自行掉落,往往第二年又会长出新的植株来。

也许正是这样的绵延相续,像时光一样“荏苒”不歇吧?于是我们得以一边吃着苏子叶,一边感叹着光阴虽仓促,又处处留香。

(本篇完)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